首页     基地简介    机构人员    科学研究    理论前沿    学术论坛    人才培养    资料中心  

当前位置: - 理论前沿 - 学科建设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的视野和方法——兼论毛泽东哲学思想的当代价值


[摘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要充分重视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大理论成果关系的研究,要
以哲学的视野研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与经验,要从历史经验中揭示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普遍有用的理论内容,尤其要重视对毛泽东思想当代价值的新的揭示。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毛泽东哲学思想;当代价值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也是全国毛泽东哲学思想研究会成立30周年。当此时日,作为一名长期从事高校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工作者和毛泽东哲学思想的教学与研究工作者,心情十分激动,也想了很多问题。下面,我想就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的视野和方法问题扼要地谈几点看法,中心内容是关于毛泽东哲学思想的当代价值问题。
 
    一、充分重视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大理论成果关系的研究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中国共产党历史活动的主题和总任务。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研究,包括历史、理论和现实等诸多方面。就理论研究而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有两大理论成果,在当前,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的重点,应是研究和阐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进程中的重要地位、科学价值和实践指导意义;但是,这一研究又必须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大理论成果的关系中进行,就是说,应当同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当代价值和长远指导意义问题的研究结合起来。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大理论成果的关系问题,是一个亟待深入研究的重大的理论问题和实践问题。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大理论成果关系研究的重要性、必要性和紧迫性,突出地表现在以下“三个需要”上:其一,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学科建设和整体性研究的需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发展是一个整体,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两大理论成果也是一个整体。整体性研究,是研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进行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建设的重要指导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研究不能孤立地进行,而应在实践的基础上,在同毛泽东思想的联系与发展中去揭示它的科学内容、精神实质和重大社会作用。其二,是深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的需要。在当前我国学界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研究中,有些理论问题还有待进一步深化。比如,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科学内涵和理论定位界定的理解问题,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与毛泽东思想之间在理论内容上的内在的和本质的联系性问题,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哲学基础问题,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进程中的理论飞跃问题,关于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党在领导方法、工作方法和思想方法上的创新与发展问题,等等,所有这些现实性的重大的深层次理论问题,都涉及两大理论成果的关系,因而都必须通过关于两大理论成果关系的深入研究才能得到科学回答。其三,是澄清理论是非和增进理论共识的需要。在当今我国思想理论战线和意识形态领域中,许多人对两大理论成果及其相互关系的认识,存在着重大分歧。比如,有人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混同于民主社会主义,有人把两大理论成果割裂开来或对立起来,否定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和当代价值,于是,“非毛化”和“贬毛化”遂形成一种值得关注的社会思潮,成为思想理论战线和意识形态领域中矛盾斗争的一大焦点。为了澄清理论是非和增强理论共识,为了深入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科学内涵和理论本质,并使其真正深入人心,得以切实彻底,进一步深化两大理论成果关系的研究是完全必要的。
    两大理论成果关系问题,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重大的理论问题。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当代价值和长远指导意义问题,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大理论成果关系研究中的一个核心内容,因而必须加以充分重视,并加以深入研究。
 
    二、着力以哲学视野研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和经验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的研究,可以从多学科、多方面和多角度进行。近些年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问题的研究取得了重大成绩。为了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研究更加深入,我主张要增强这一研究的哲学视野和方法。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一命题本身就是一个哲学问题。所谓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把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用来研究和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或曰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在理论内容上是一致的,是一回事。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问题是思维与存在的关系问题,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基本问题则是理论与实践、主观与客观的关系问题。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根本经验是“相结合”,是理论与实践、主观与客观的具体的历史的统一。毛泽东哲学思想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革命和建设历史经验的哲学总结,是对实际工作中曾经出现的“左”右倾机会主义的哲学批判,是党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哲学论证,是具有中国共产党人鲜明特色的科学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创造性地学习和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去研究和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特点和中国共产党人历史活动的优良传统。我们党的两个“历史决议”,都着重从哲学的视野和方法上去研究和总结历史经验,从而使党的认识能力和理论水平有明显提升。应该说,善于从哲学上研究问题、总结经验和指导工作,这是我们党在政治上和思想理论上成熟的表现。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在不同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实践任务,与此相适应,亦会形成不同内容的理论形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在中国不断创新的历史。但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不同理论形态之间又有着内在的和本质的联系性,它们仍属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这一大的思想理论体系,具有相同的世界观、方法论、价值观和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我们在研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创新问题时,特别是在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理论创新问题时,务必要正确认识和把握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大理论成果的关系,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哲学这一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基础上,去揭示和阐明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和哲学上的创新与发展,也就是说,要把坚持与发展、继承与创新紧密结合起来。现在,我国理论界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理论创新问题研究和宣传得较多,这是必要的;相对说来,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哲学创新问题则研究和宣传得较少。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不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具有新特点和新内容,需要从哲学上加以概括和阐发,而改革开放30多年的丰富实践也为深入研究新时期的哲学创新问题提供了条件。我们看到,近几年来我国学界加强了新时期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问题的研究,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这是值得颂扬和倡导的。但是,从总体上说,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在新时期哲学创新问题的研究还显得十分薄弱,在哲学创新问题的研究上还有不少深层次理论问题需要深入研究和解决。比如,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的科学内涵和表现形式问题,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新时期哲学新形态的构建和标准问题,关于哲学创新与社会实践的关系问题,关于哲学创新中的继承与发展的关系问题,关于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的贡献及其当代价值问题,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哲学基础问题,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和毛泽东哲学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关系问题,关于中央提出的“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和建设和谐世界的哲学解读问题,等等。社会主义的新时代是哲学创新的时代,社会主义的新发展呼唤着哲学的创新与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巨大作用的发挥,需要倡导哲学的创新,需要有科学的视野和方法。
 
    三、从历史的经验中揭示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普遍有用的理论内容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富于哲学思维、并善于把哲学思维运用于对实际工作指导的党。早在中国共产党成立前夕,毛泽东就深刻指出:“唯物史观是吾党哲学的根据。”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后,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始终十分重视对马克思主义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创造性学习和运用,注重以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视野和方法去研究中国革命斗争实践中所遇到的问题,去总结历史经验,去制定党的理论、路线、方针和政策,并在此基础上加以哲学提升,形成具有中国共产党人特色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从而推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进程的胜利发展。
    中国共产党人在学习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指导中国革命斗争实践,经历了一个复杂的历史过程,经历了一个对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精神实质的把握和对中国革命发展规律的认识由肤浅到深刻的过程。这中间,我们党领导的中国革命经历了多次失败,在我们党内也曾产生过占统治地位的“左”右倾机会主义的干扰,给党的事业造成过巨大损害。我们党正是在创造性地学习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认真总结中国革命历史经验的过程中,才深刻地揭示了给革命事业造成巨大危害的机会主义在思想理论上所表现出来的主观与客观相脱离、理论与实践相分裂的思想特征,才形成了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才对中国革命的历史经验加以理论升华,产生了《实践论》、《矛盾论》这样的光辉哲学论著,从而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伟大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哲学基础,才认识到提高广大干部思想理论素质和加强党的理论建设的重要性,从而开展了延安整风这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教育运动,推动了中国革命事业的胜利发展。一句话,中国共产党人最善于创造性地学习和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最善于从具体的历史的经验中揭示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发展普遍有用的理论内容和哲学思想,并运用于对实际工作的指导。创造性地学习和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这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显著的历史特点和优良传统,马克思主义哲学和毛泽东哲学思想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进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关于毛泽东思想的当代价值问题,是我国学界普遍关注和热烈讨论的一个焦点问题。我们有些同志把毛泽东只是当作一个一般的历史人物来看待,把毛泽东思想视为只是对以往历史经验的总结,是已经过时了的历史理论,是与当今中国正在进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无关的理论。这一观点的不妥之处,在于忽视了在对以往具体的历史的经验的总结中,有着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发展普遍有用的理论内容,忽视了毛泽东思想是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是具有中国共产党人特色的科学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具有普遍的和长远的指导意义。
 
    四、认真把握邓小平和《历史决议》评价毛泽东思想历史地位的科学视野和方法
 
    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历史地位的评价问题,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中的一个关键性问题。由于毛泽东在新中国成立后工作指导上存在着失误、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的严重失误,遂使对这一问题的评价更加复杂,从而在认识上也始终存在重大分歧。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历史地位的评价问题,邓小平和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所通过的《历史决议》已作了明确回答。现在,社会上有一部分人正热衷于宣扬“重新评价论”和“《历史决议》过时论”,这是值得关注的。为了阐明《历史决议》的科学性和有效性,认真深入地研究和把握邓小平和《历史决议》评价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历史地位的科学视野和方法,是完全必要的。
    邓小平是我们党的第二代领导核心, E 锟诺淖苌杓剖Γ侵泄厣缁嶂饕謇砺厶逑档拇戳⒄吆偷旎恕!独肪鲆椤肥窃诠使诟丛拥睦繁尘跋拢谖夜缁崂贩⒄沟闹卮笞凼逼冢诘诵∑角鬃灾鞒窒戮辰铣な奔涞姆锤刺致郏玫车摹熬鲆椤毙问蕉纬傻闹匾南住!独肪鲆椤肥遣β曳凑奈按蟪晒峭骋蝗橙鲜兜幕。侵傅既吃谏缁嶂饕褰ㄉ栊率逼诩绦敖恼紊虾退枷肜砺凵系闹改稀!独肪鲆椤返暮诵哪谌荩钦菲兰勖蠖枷氲睦返匚唬谏缁嶂饕褰ㄉ栊率逼诩岢趾头⒄姑蠖枷耄蚨独肪鲆椤吩诼砜怂贾饕逯泄⒄故飞暇哂惺种匾囊庖濉T谖铱蠢矗诵∑胶汀独肪鲆椤菲兰勖蠖枷肜返匚坏目蒲右昂头椒ǎ饕腥缦氯悖浩湟唬康髡菲兰勖蠖枷肜返匚晃侍馐枪叵档澈凸仪巴久说闹卮笤蚝驼挝侍猓咀诺车摹凹岢终胬怼⑿拚砦蟆闭庖灰还岬闹傅挤秸耄衙蠖砟甏砦笥朊蠖枷肟蒲逑笛细袂挚矗诩峋鼍勒蠖砦蟮耐保忠智宕砦蟮男灾剩盐章砜怂贾饕逯泄贩⒄沟闹髁骱捅局剩谏缁嶂饕褰ㄉ栊率逼诩绦岢趾头⒄姑蠖枷搿F涠悦蠖枷氲目蒲诤⑿纬捎敕⒄沟睦方獭⒒镜睦砺勰谌菁肮岢蛊渲械摹盎畹牧榛辍奔淳哂兄泄膊橙讼拭魈厣牧⒊ ⒐鄣恪⒎椒ǎ髁嗣魅返慕缍ā⒏爬ê筒ⅲ佣诶砺凵峡蒲У亟沂竞蜕羁痰夭髁嗣蠖枷氲睦返匚弧⒌贝壑岛统ぴ吨傅家庖澹诖嘶∩咸岢隽嗽谏缁嶂饕褰ㄉ栊率逼诒匦爰绦呔倜蠖枷胛按笃熘牡恼谓崧邸F淙讯悦蠖枷氲募岢趾头⒄雇芯亢妥芙岬车氖唤烊腥嵋院蟮吃谖夜缁嶂饕褰ㄉ栊率逼谔剿髦泄厣缁嶂饕宸⒄沟缆饭讨兴〉玫男氯鲜逗托戮榻岷掀鹄矗⒏爬ㄎ趸镜慕崧郏佣泄厣缁嶂饕謇砺厶逑档男纬珊头⒄沟於嘶 H嗣浅K担谖夜缁嶂饕褰ㄉ栊率逼冢诵∑接辛酱罄沸怨毕祝阂皇钦返仄兰哿嗣蠖兔蠖枷氲睦返匚唬强戳酥泄厣缁嶂饕謇砺厶逑怠O衷谖颐且部吹剑诵∑降恼饬礁鑫按蟮睦沸怨毕资橇翟谝黄鸬模怯捎谒岫ǖ丶岢至嗣蠖枷耄拍芄唤徊椒⒄姑蠖枷耄膊庞兄泄厣缁嶂饕謇砺厶逑档男纬珊头⒄埂
    从《历史决议》的制定到现在,已经历了整整30个年头,这期间我们党召开过六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在理论上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在实践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绩。毫无疑问,在时隔30年后的今天,我们对新中国成立以来许多重要的历史问题和历史经验的认识和把握,对毛泽东思想历史作用和当代价值的认识和把握,必然会产生新的认识。但是,亦应强调指出,邓小平和《历史决议》对毛泽东思想历史地位和当代价值所作出的科学评价和理论定位,仍然是正确的和必须始终坚持的。那种借口历史的发展和变化,宣扬“《历史决议》过时论”和对毛泽东思想历史地位“重新评价论”的观点,显然是不妥的;那种以公开的造谣方式去否定《历史决议》和毛泽东思想的卑劣行为,须加以澄清、揭露和批判。
 
    五、深入领会中央领导同志和党的文献对毛泽东思想当代价值的新的深刻揭示
 
    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及其两大理论成果关系的研究中,十七大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科学范畴的提出及其科学内涵的界定,是一个理论亮点,并引人关注。十七大报告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就是包括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及科学发展观等重大战略思想在内的科学理论体系”,并强调指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这一理论体系形成的历史起点。这个界定和提法,并没有把《历史决议》中关于毛泽东社会主义建设思想包括在这一理论体系中,也没有直接肯定在《历史决议》制定后的一个较长时期里我国学界普遍认同的薄一波提出的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理论的形成“始于毛、成于邓”的著名提法。这是一个在关于两大理论成果关系问题的提法和表述上的重要变动,由此引起人们的关注。我们看到,我国学界的一些同志由这一提法变动出发,把毛泽东思想只界定为关于新民主主义的理论,把毛泽东思想起作用的历史时间只限定到1956年;甚至有的同志认为,毛泽东关于我国社会主义道路的探索在理论上是错误的,在实践上是失败的,对后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形成只提供了思想文化资料和反面的经验教训,等等。这些看法,具有相当的典型性、代表性和广泛的社会影响,值得很好的讨论研究。
    对我国学界在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大理论成果关系的认识上所产生的分歧,我主张通过两个途径加以解决:一方面,通过学术交流,弄清基本的历史事实,消除对十七大某些重要提法和表述上的误解或误读,以增进理论共识。比如,我们在以往所发表的论著中曾经说过,十七大报告中未将毛泽东社会主义建设的思想概义建设思想的理论成熟程度而言的,这并不否定两大理论成果间在理论内容上存在着内在的和本质的联系性;十七大报告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形成的历史起点界定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旨在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其基本的理论内容和理论创新是在科学总结党的十一届三中以后改革开放新经验的基础上形成的,这个界定并不否定毛泽东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所作的艰辛探索和所取得的可喜成果。另一方面,要认真地学习、研究和把握在邓小平和《历史决议》之后中央主要领导同志和党的历史文献中关于毛泽东思想当代价值的重要论述。我们看到,在江泽民的论著中曾多次强调指出,毛泽东同志“是从人民群众中成长起来的伟大领袖,永远属于人民。毛泽东同志的革命精神具有强大的凝聚力,他的伟大品格具有动人的感染力,他的科学思想具有非凡的号召力”。他深刻地指出,毛泽东思想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创造性运用和发展,是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我们党所以能够担当起历史的重任,所以能够得到人民拥护和成为领导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的核心力量,就是因为我们党经过艰苦斗争的反复锤炼和理论的创造,形成并不断地丰富和发展了毛泽东思想,坚定地把毛泽东思想作为党的指导思想。毛泽东思想永远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理论宝库和中华民族的精神支柱,永远是我们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行动指南。我们也看到,在胡锦涛的论著和讲话中,他不但把毛泽东关于社会主义建设的许多正确思想观点和理论原则作为毛泽东思想重要理论内涵加以界定和阐发,而且更深刻地揭示了两大理论成果之间在世界观和方法论上的一致性。他强调指出,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虽然形成于我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不同历史时期,面对不同的历史任务,具有不同的理论内容,但是,这几大理论成果却又都是我们党在领导和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进程中形成的,是一个一脉相承而又与时俱进的统一的思想理论体系,具有相同的哲学基础,贯串于这一思想理论体系中的“活的灵魂”,就是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坚持党的群众路线,坚持独立自主地走自己的路。我们要不断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不断开创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发展的新境界,最重要的是始终坚持这一“活的灵魂”,始终坚持这一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我们还看到,在胡锦涛为纪念建党90周年所作的“七一讲话”中,再一次明确指出,“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运用和发展,系统回答了在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东方大国,如何实现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问题,并对建设什么样的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进行了艰辛探索,以创造性的内容为马克思主义宝库增添了新的财富”,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这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正是“对毛泽东思想的继承和发展”。
    从邓小平和《历史决议》对毛泽东思想历史地位、当代价值和长远指导意义的科学评价和相关的政治决策,到江泽民、胡锦涛和“七一讲话”对两大理论成果关系的深刻揭示、阐发和实际工作中的应用与贯彻,都从理论上和实践上深刻地表明中国共产党人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伟大事业的无限忠诚和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大理论成果关系的科学态度。那种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大理论成果的关系对立起来或割裂开来的研究视野和方法,那种把毛泽东思想的科学内涵只限定为关于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或革命建国理论的观点,那种把毛泽东思想的历史作用和科学价值只限定到1956年的观点,那种全盘否定毛泽东关于社会主义建设思想理论正确性的观点,显然是不妥的。
 
    六、认真研究和阐明毛泽东哲学思想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的创造性运用和发展
 
    关于毛泽东思想的当代价值和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的指导地位问题,这在历届中央领导同志和党的重要文献中是讲得十分明确的。比如,邓小平就反复强调,“实事求是”是毛泽东思想的精髓,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共产党人的最基本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过去我们打仗靠这个,现在搞建设、搞改革也靠这个”;他把他在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所提出的许多理论创造,都归结为是坚持实事求是的结果;他在强调思想解放和理论创新问题时,总是把坚持思想解放和理论创新同坚持实事求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紧密结合起来;他善于把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基本理论和精神实质创造性地运用于对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实际工作的指导,根据国际国内变化了的新实际和新特点,提出新的理论、路线、方针和政策。在《历史决议》和中央的相关文件中,都把毛泽东思想确定为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继续前进的“伟大旗帜”、“指导思想”、“理论基础”、“行动指南”和“根本保证”。我们理论界面临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要深入研究在毛泽东逝世30多年之后我们党已经产生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之后的今天,为什么还要继续坚持毛泽东思想和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毛泽东思想具有怎样的当代价值和何以能够指导当代中国的社会实践,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毛泽东思想究竟得到了怎样的运用和发展,等等。这些问题是需要研究和回答的,否则,所谓“高举”和“坚持”就是一句空话。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特别是《历史决议》发表之后,我国学界关于毛泽东思想历史地位和当代价值的研究和讨论一直未曾中断,一度还形成热潮。许多学者从不同学科角度和不同方面,对毛泽东思想的当代价值和在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的运用和发展问题,作了深入研究和阐发,出版了大量的很有见地的科研论著。这是一件十分可喜而又十分重要的事情。我们还看到,在我国现实的社会生活领域中,也有些普通民众对毛泽东思想的当代价值问题怀有浓厚兴趣,他们常常把思考和解决当前我国存在的复杂的社会问题同怀念和坚持毛泽东思想联系在一起。这是一个值得关注和研究的社会现象。我们注意到,我国学界在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大理论成果的研究中,相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理论创新的研究而言,对毛泽东思想当代价值的研究就显得十分薄弱;而在对毛泽东思想当代价值的研究上。从哲学上对毛泽东思想在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创造性应用和发展的研究,则更显薄弱。这里,应该指出,在毛泽东思想的理论体系中,最为深刻、精彩和最具现实性理论意义和实践指导意义的是其哲学思想;在两大理论成果的关系中,贯串于其中的最为本质的、内在的联系即可以称之为“活的灵魂”的东西,是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在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存在着诸多复杂的社会矛盾,就工作指导而言,根本的矛盾仍然是理论与实践、主观与客观的矛盾,这就需要深入研究和自觉地运用和发展毛泽东哲学思想。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毛泽东哲学思想具有重要的当代价值和实践指导意义,并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的实践中得到实际的运用和发展,这是一个不争的历史事实。大家知道,早在20世纪60年代初,毛泽东就提出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和实现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第二次理论飞跃的任务。他深刻地指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书,必须读,这是第一。但是任何国家的共产党人,任何国家的无产阶级思想界,都要创造新的理论,写出新的著作,产生自己的理论家,来为当前的政治服务。任何国家,任何时候,单靠老东西是不行的。”他还指出,“我们在第二次国内战争末期和抗战初期写了《实践论》、《矛盾论》,这些都是适应于当时的需要而不能不写的。现在,我们已经进入社会主义时代,出现了一系列的新问题,如果单有《实践论》、《矛盾论》,不适应新的需要,写出新的著作,形成新的理论,也是不行的。”
    在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我们党创造性地实现了毛泽东提出的这个重大历史任务,从新时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进程的发展,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理论成果的创立,再到改革开放30年历史经验的总结和重大现实问题的解决,都深刻地和充分地体现了对毛泽东哲学思想的创造性运用和发展,体现了我们党的高超的政治智慧、理论水平和领导艺术。我们看到,就实现我国社会的重大历史转折而言,我们党正是通过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和毛泽东哲学思想的创造性运用,通过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才破除了教条主义对人们的思想束缚,从而开启了改革开放新时期的历史大门;正是通过对实事求是这一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精髓的创造性运用,才实现了思想理论上的拨乱反正,重新恢复和确立了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从而才保证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和理论体系的新探索、新发展和新创造。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形成发展和基本理论内容的构建而言,也正是在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和在毛泽东哲学思想指引下逐步实现的。从我们党一贯坚持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到新时期所坚持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思想路线;从党和毛泽东一贯坚持的群众观点和群众路线,到新时期中央提出的关注民生、坚持人民群众根本利益和“三问”于民的指导方针和工作方法;从毛泽东提出的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理论,到邓小平提出的改革开放论和党的一系列具体的方针政策;从毛泽东提出的社会主义社会阶段论,到邓小平创立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从毛泽东提出的矛盾动力论,到邓小平提出的改革开放动力论;从毛泽东提出的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学说,确立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是国家政治生活主题的指导方针,到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中央提出坚持“以人为本”、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战略思想和指导方针,等等,都深刻地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创立是毛泽东思想的继承和发展,是对毛泽东哲学思想的创造性运用和发展。毛泽东思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形成和发展的理论基础、实践基础和哲学基础,这几个“基础”体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形成和发展的历史与现实之中,贯穿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各个理论组成部分之中。就我国改革开放30年所取得的辉煌胜利的历史经验而言,胡锦涛在党的十七大的报告中曾概括为“十个结合”,而这“十个结合”的根本内容和根本经验,正是毛泽东一贯倡导和坚持的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这“十个结合”的历史经验,既深刻地证明了我们党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所坚持的观念创新、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指导方针的正确性,也深刻地体现了我们党对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科学态度,深刻地阐明了改革开放30年来我们党坚持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是对毛泽东哲学思想的创造性应用和发展。
    从目前我国学界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研究现状来看,从哲学的视野和方法上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背景和历史进程、根本问题和根本经验、历史特点和优良传统以及发展的一般规律和特殊规律等问题的研究似显薄弱,对毛泽东哲学思想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创造性应用和发展的研究,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哲学基础和哲学创新的研究,亦欠深入。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深化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研究提出了殷切期待,我们应当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的一些重大理论问题和实践问题的研究深入地开展下去。
 
    七、全面了解我国理论界关于毛泽东思想当代价值研究的历史和现状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大理论成果的关系问题,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当代价值和长远指导意义问题,是一个重大的理论问题和实践问题,因而必然会引起全党和全社会的广泛关注。由于毛泽东思想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进程中具有的特殊重要性和复杂性,人们对这
一问题的看法就形成许多分歧,甚至成为意识形态领域中矛盾斗争的一个焦点,这是不难理解的。我们在研究毛泽东思想当代价值问题时,不但要关注和研究中央领导同志和党的历史文献关于这一问题所作的结论和阐发,还应具体考察这些论点、结论和指导思想在实际工作中的具体应用和体现;不但要重视对官方意见、结论和相关文献“决定”的学习、领会和把握,亦应对民间、学界和思想政治领域中人们的普遍看法、甚至包括某些深层次问题的看法,加以广泛关注和全面研究;不但要重视对思想政治领域中实际存在的“非毛化”、“贬毛化”
等社会思潮和思想理论倾向的关注和研究,亦应重视对我国学界、特别是毛泽东思想专业工作者的学术思想和研究成果。
    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关于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理论框架、核心内容、当代价值和长远指导意义问题,一直是我国学界关注和研究的重大课题。《历史决议》发表后,毛泽东思想遂成为我国学界研究的一个热点,许多高校和省市社科院还专门成立了毛泽东思想或毛泽东哲学思想的教学与研究机构,教育部还把毛泽东哲学思想规定为哲学专业的必修课程、并编写了统编教材,毛泽东思想研究十分活跃,科研成果也颇为可观。后来,由于诸多复杂的社会历史条件的限制,毛泽东思想的研究显得有些萎缩。但是,应当指出,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毛泽东思想的研究一直在深入进行。许多学者从政治、经济、文化、党史、党建、外交、军事和祖国统一等多方面和多学科领域,深入地研究和论述了毛泽东思想的具体理论内容及其重要历史地位和当代价值;有些学者从哲学角度研究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伟大贡献,研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根本问题和根本经验、历史特点和优良传统、当代价值和长远指导意义,从而深化了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根本规律的认识和把握;我国学界还建立了专门的毛泽东思想研究基地和学术团体,如采用省部共建形式在湘潭大学建立的“毛泽东思想研究中心”和在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之下设立的毛泽东哲学研究会,对毛泽东思想、特别是毛泽东哲学思想开展了更加广泛深入的研究,在国际和国内都产生了重要影响。上述这些研究,取得了丰硕成果。这些科研成果,有的表现为专史,如《马克思主义哲学史》、《毛泽东哲学思想史》、《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史》、《从历史衡量毛泽东》等;有的表现为专论,如《毛泽东哲学思想》、《论毛泽东哲学思想》、《毛泽东哲学思想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毛泽东思想若干理论研究》、《学哲学,用哲学》、《毛泽东哲学与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哲学“三论”与党的理论创新》、《论中国化形态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当代视野》、《毛泽东方法学》、《毛泽东哲学方法论及其应用研究》和《为毛泽东辩护》等;有的成为高校哲学专业和思想政治理论课的统编教材,如《毛泽东哲学思想概论》、《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有的收集在作者的“自选集”中,有的则汇集在全国性学术研究会的学术论文集中或反映在相关学术研究述评中,等等。总之,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我国学界对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当代价值和长远指导意义问题开展了广泛深入的研究,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这一研究,反映了历史和时代发展的客观要求,体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由衷的心愿和期待,深化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认识,同时,也是对一个时期以来社会上一些人所掀起的“非毛化”、“贬毛化”思潮和所鼓吹的关于《历史决议》和毛泽东思想“过时论”等观点的一种有力回应。
    在关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毛泽东思想当代价值研究问题上,有两个问题需要进一步加强:一是如上面我们所讲到的,要重视和加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中的科学视野和方法的运用和把握,着力于从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高度和角度去研究、总结和揭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发展规律,二是要下功夫深入研究和科学回答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毛泽东思想当代价值研究中的一些深层次理论问题和实践问题,从而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进程的顺利发展。
 
    八、自觉地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理论创新问题的研究同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的研究结合起来
 
    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伟大事业现已进入新的历史发展时期。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们党领导和推进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事业,不但在理论上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而且在改革开放的实践上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绩。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的今天,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鲜经验和理论创新,这既是我国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应当肩负的历史责任,也是我国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应该具备的思想境界。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创新是一个重大的研究课题,其研究的重点是研究和阐明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创新。要深入地研究和科学地揭示、阐明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理论创新,必须从哲学上正确认识和把握两个基本的理论关系:其一,理论创新与社会实践的关系。就是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理论成果中的许多重要问题,包括它的科学内涵和精神实质,等等诸多方面,都必须从它同社会实践的关系中加以界定和说明,所谓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正在于根据变化了的新情况和新特点,总结新经验,得出新结论,以推动实践的新发展。所谓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创新,就是要使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与中国国情相结合、与时代发展同进步、与人民群众共命运。把理论创新与社会实践有机统一起来,这是坚持理论创新问题上的唯物论。因此,研究理论创新问题,不能脱离社会实践,把理论创新变成纯思维活动,也不能停留在思想层面,把理论创新的研究局限在纯理论范围之内。其二,坚持与发展、继承与创新的关系。胡锦涛深刻指出,“理论创新必须以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为前提,否则就会迷失方向,就会走上歧途,而坚持马克思主义又要以根据实践的发展不断推进理论创新为条件,否则马克思主义就会丧失活力,就不能很好地坚持下去”。把坚持与发展、继承与创新有机统一起来,这是坚持理论创新问题上的辩证法。把创新与继承、发展与坚持割裂开来或对立起来,用否定过去的办法去论述今日之创新,不符合马克思主义辩证法;在“思想解放”和“理论创新”的名义下,否定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基本理论和基本实践,是一些反对马克思主义的人惯用的伎俩,这是需要我们加以关注和警惕的。我们在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体系的理论创新问题时,要牢牢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和辩证法,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理论创新的研究同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的研究结合起来。
    研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创新,有一个究竟怎么创新和创新什么的问题,这里就涉及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根本内涵的理解和对理论创新表现形式的研究问题。理论创新的根本涵义,是理论回答实践提出的新问题;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就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具体化和实践化。所以,我们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问题,就不能停留在理论层面。文本的研究,理论体系和理论架构的研究,科学范畴和概念逻辑的研究,无疑是重要的和必要的;而文本研究和理论体系研究的重要性、必要性和科学性,正体现在这一研究同实践的结合上,它能够面向现实、立足当代,体现时代精神,反映时代特点和科学技术的新进展。最近出版的由黄楠森教授主持并由48位学者通力合作撰写的多卷本《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研究》,之所以受到学界的高度评价和赞誉,正在于作者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问题的研究同当今世界科学技术发展的新成就,历史和时代发展的新特点新变化,中外哲学发展和研究的新成果,以及学界和社会上普遍关注的重大理论问题和实践问题的研究结合起来,从而为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作出了重要贡献,也为我们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创新提供了重要启示。研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创新问题,要在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下功夫。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贡献或创新,主要的不在于提出哲学新范畴、新命题和新原理,而在于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创造性地运用于中国的具体实际。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可以把毛泽东哲学思想称之为应用哲学或实践哲学。正因如此,我们就需要着力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去研究和阐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创新问题,去研究、总结和揭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创新的表现形式。在我看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作为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作为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同中国具体情况相结合的最新成果,其创新之处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根据新情况和新经验,在指导思想上和基本理论上实现了新的飞跃;二是在国际和国内新的历史条件下,使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具有新特点和新表现;三是从实际出发,使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在当代中国具体化、实践化和方法化;四是指导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绩,并在实践中提升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新境界和新水平。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创新的根源、动力、目的和标准,在于它的实践性。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上所取得的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创新的科学性及其实践指导有效性的有力证明。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不但有力地推动了实践创新,推动了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胜利发展,而且在实践创新中也不断丰富和充实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内容,拓展了马克思主义指导作用的范围和领域,提升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境界和水平,从而使马克思主义理论更具时代性和民族特色,更具活力和生命力。
    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是继党的十二届六中全会《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指导方针的决议》和十四届六中全会《关于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若干重要问题的决议》之后,对指导文化建设的第三个决议,具有重要意义。在《决定》中,中央提出了关于“文化自觉”的提法,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提法,这与此前我国学界提出的“理论自觉”和“哲学自觉”的提法是一致的,而且适用的范围更加宽阔。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进程中和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中,马克思主义哲学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和作用,因而确立哲学自觉的观念变显得格外重要。创造性地学习和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显著的历史特点和优良传统。这一历史特点,并不是一个一般性的思想文化特点,更不是一个纯粹由毛泽东的个人性格、兴趣爱好等思想文化特征所决定的历史特点,而是一个由马克思主义根本特点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根本内容所决定而形成的中国共产党人历史活动的本质特征。这一优良传统,也不是一个一般性的思想文化传统,而是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根本规律和中国共产党人历史活动根本经验的科学概括和总结,因而具有重要的当代价值和长远的指导意义。马克思主义哲学和毛泽东哲学思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哲学基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和群众路线、独立自主是具有中国共产党人显著特色的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是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中的活的灵魂,因而必须始终坚持,并在实践中不断加以丰富和发展。在当前国际国内纷繁复杂的形势下,只有大力倡导和增强哲学自觉,自觉地和坚决地继承和发扬我们党的创造性学习和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优良传统,坚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科学视野和方法,才能回答和应对各种挑战和问题,才能充分调动和发挥广大人民群众的历史主体性和创造性,才能从根本上提高广大干部的思想政治素质和工作能力,才能建设创新型国家和学习型政党,才能使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得到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
 
 
摘自:《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1年第12期
作者:杨瑞森,教育部
【发布时间:2012-02-24】  【访问计数:3236】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清华大学高校德育研究中心  技术支持:清华大学信息化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