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基地简介    机构人员    科学研究    理论前沿    学术论坛    人才培养    资料中心  

当前位置: - 理论前沿 - 学科建设
问题与对策:提高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实效

 

[摘要]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用马克思主义占领意识形态阵地,是思想理论工作者的一项重要职责。当前,在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过程中,存在着多种认识上的误区,面临着来自多方面的挑战。提高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实效,必须澄清误区,直面挑战,不断改进方式和方法。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实效
 
    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虽然是党的十七大才提出的一个新命题,但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后早就开始。自马克思主义随着十月革命的隆隆炮响传入中国以来,中国共产党人一直将其视为最锐利的思想武器,以李大钊、陈独秀、毛泽东、艾思奇等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们,曾在中国这片古老的大地上掀起了马克思主义通俗化、大众化的热潮,为推动中国革命事业作出了卓越的历史贡献。尤其是艾思奇的《大众哲学》曾经影响了几代人,至今仍然是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范本。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一直在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并取得了十分丰硕的成果,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但面向未来,面对世情国情党情的深刻变化,如何进一步提高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实效,是一个急需探索和解决的重要问题。
 
一、澄清“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认识上的误区
    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就是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基本观点通俗化,使之更好地为人民大众所理解、所接受。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目的就是使马克思主义由被少数人掌握到被广大群众理解掌握。所谓掌握马克思主义,就是要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重点是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我们党之所以特别强调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一是因为马克思主义本质上是人民大众的理论,必须在走进群众、服务群众中发挥其重要作用;二是因为人民群众只有在错综复杂的各种理论思潮中选择、接受并运用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才能转化为群众认识世界、改造世界和自身的力量;三是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我们面临的许多问题,仍然需要依靠运用马克思主义来解决。
    准确把握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科学内涵,必须注意以下几点:
    第一,大众化不是全民化。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是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目的就是使马克思主义由少数人掌握到多数人掌握,但让多数人掌握马克思主义并不等于马克思主义全民化。中国有13亿多人口,要使如此大的一个群体都接受马克思主义,既无必要也无可能。更何况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所面对的“大众”,是个在文化程度、知识结构、职业特点、生活状况、年龄、兴趣等方面有着多样差异的群体。因此,大众化必须有重点,必须分层次。目前存在的问题是,大众化重点不突出,层次不分明。党员干部与党员群众、普通党员和普通公众、大学生与中小学生、汉族与少数民族,都按照一个标准推进大众化,结果造成实效性不强。我们认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对象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是党员干部,二是普通党员和青年学生,三是普通公众。党员和青年学生是重点,党员干部是重中之重。我们必须针对他们的不同情况,提出不同的标准和要求,采用不同的教育手段和方式。如,对党员领导干部来说,主要解决的是理想信念与现实矛盾的关系,要鼓励他们通过读马克思主义经典原著,完整和准确地认知与把握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深刻把握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自觉提高执政能力和执政水平;对广大党员,要通过建立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经常进行马克思主义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共产主义理想信念教育,树立马克思主义政治信仰;对青年学生来说,主要解决的是成长与立志的问题,要启发他们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的教材和参考书,自觉提高认识社会、认识人生的能力,自觉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对普通公众来说,则主要解决的是如何提高日常生活意识的问题,要从现实问题入手,不回避矛盾,不忌谈困难,贯彻“少而精”的原则,通过简单易懂诸如说故事的形式,引导和帮助广大基层群众学习了解马克思主义基础,掌握马克思主义精髓。
    第二,具体化不是简单化。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在形式上就是要使由抽象到具体、由深奥到通俗,但具体化不等于简单化。1938年10月,毛泽东在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指出,没有抽象的马克思主义,只有具体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就是“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具体化,使之在其每一表现中带着必须有的中国的特性,即是说,按照中国的特点去应用它,成为全党亟待了解并亟须解决的问题。洋八股必须废止,空洞抽象的调头必须少唱,教条主义必须休息,而代之以新鲜活泼的、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1](P534)邓小平讲:“学马列要精,要管用的。”[2](P382)这里的“精”,一是要精选内容,二是要把握精髓。方法就是要使马克思主义具体化,但具体化不是简单化。目前的简单化倾向主要表现为:一是把部分等同于整体,即将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科学社会主义中的一部分或全部内容简单等同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并作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内容;二是把博大精深的马克思主义仅仅概括为几个简单的公式,并以此作为马克思主义的“精华”。比如将马克思主义哲学简单化,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就四个要点,即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规律是可以认识的;将毛泽东思想简单化为“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等;将邓小平理论简化为“三个有利于”、“三论”(“猫论”、“摸论”、“不争论”);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简化为三句话;将科学发展观简化为科学发展一句话等等。这种把博大精深的理论变成简单的抽象化的公式去宣传的做法,是有损于理论的健康发展的,也是我们在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过程中应该注意防止和克服的。
    第三,通俗化不是庸俗化。在中国要实现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就得下工夫用中国人喜闻乐见的中国语言文字(包括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来诠释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1942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许多同志爱说‘大众化’,但是什么叫做大众化呢?就是我们的文艺工作者的思想感情和工农兵大众的思想感情打成一片。而要打成一片,就应当认真学习群众的语言。如果连群众的语言都有许多不懂,还讲什么文艺创造呢?英雄无用武之地,就是说,你的一套大道理,群众不赏识。在群众面前把你的资格摆得越老,越像个‘英雄’,越要出卖这一套,群众就越不买你的账。”[3](P850)事实上,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在中国取得胜利,被中国人民所接受,正是因为中国的许多马克思主义者一直在努力“让马克思主义说中国话”。但20世纪90年代以来,马克思主义通俗化也经常表现为庸俗化。这些对马克思主义庸俗化的理解,不但不能使广大人民群众掌握马克思主义,而且还严重损坏了马克思主义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
第四,强化不是神化、泛化。在当今社会思潮多元多样多变的情况下,不断强化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用马克思主义武装全党、教育人民,这无疑是对的。但强化不能神化,也不能泛化,因为神化容易僵化,泛化容易教条化。我们曾经吃过这方面的苦头。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党内有人说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只要背诵“老三篇”就掌握了毛泽东思想。人们“红宝书”不离手,毛主席语录不离口,闹过不少笑话。现在我们的宣传工作也出现了某种程度的神化、泛化倾向,在此恕不举例。但有一点说明,当我们把经济社会发展中取得的一切成就都归结为我们拥有一个正确的指导思想时,人们自然也会把我们经济社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也归于这一思想。理论总是灰色的,生命之树常青;理论总是抽象的,生活实践是具体的。理论来源于实践,反过来指导实践并受实践检验,但理论并不能解决实践中的所有问题。理论一旦被神化,被置于至高无上的地位,理论就失去了对实践的指导作用。
 
二、直面马克思主义大众化面临的挑战
    一是对政治信仰的淡漠。笔者始终认为,一个国家,如果全民都热衷于政治,可能会出现政治狂热,进而导致政治失序;但如果全民都淡漠政治,则会出现政治冷漠,同样也可能导致政治失序。新中国成立之后,我们党高度重视政治信仰的培养。但经过拨乱反正,我们党否定了束缚人们思想的教条主义和个人崇拜,恢复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本来面目。但在我们否定、批判个人迷信、个人崇拜的错误观念时,把政治信仰也当作“迷信”一起抛弃了。一些人在注重怀疑、反对盲信的同时,不仅不承认政治信仰的作用,反而认为政治信仰有碍于科学进步和个人自由。苏东剧变之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处于低潮,人们对共产主义信仰产生了怀疑。一部分人不再坚定共产主义信念,即便是一些共产党员也从不讲共产主义,认为共产主义是虚无缥缈的空中楼阁。当前,不同群体民众对政治信仰十分淡漠。有的人不信马列信鬼神,不讲科学讲迷信。全社会范围内,出现了某种程度的信仰危机。当前,我们强调实现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强调用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武装全党、教育人民,从理论上回答“六个为什么”,注重“划清四个重大界限”,加强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建设,目的就是为了帮助人们树立正确的政治信仰。
    二是应然与实然的矛盾、理论与现实的反差。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必须坚持“三贴近”原则,即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这里最重要的是贴近实际。这里的实际,既包括历史实际,又包括当今国际社会实际,还包括国内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际以及当代不同阶层群众思想实际。但在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过程中,我们发现,理论与现实经常出现巨大反差。如我们讲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却不能回避在世界范围内社会主义仍处于低潮这一现实;我们讲改革开放30多年的伟大成就,却不能回避改革开放中存在的问题;我们讲社会主义本质中的共同富裕,却不能回避收入差距逐步扩大这一现实;我们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却无法回避当前思想道德领域存在的各种问题;我们讲和谐社会建设,却无法回避社会中大量存在的不和谐因素;我们讲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却无法回避工人下岗、失业等事实;我们讲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却无法回避党内存在一些比较严重的腐败现象这一现实。这种理论与现实的反差,几乎在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每一部分内容中都会不同程度地涉及。目前,我们的理论宣传最大的问题是理论脱离实际严重。理论研究脱离教学,脱离大众生活,无法赢得大众的共鸣和理解,学术与大众之间存在一定的距离。
    三是快速变化的现实对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提出了严峻的挑战。提高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实效,最重要的是要坚持理论联系实际。但在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过程中,我们发现,社会现实变化太快,人们的思想实际变化也很快。当今世界正处在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国际形势中不稳定、不确定、不安全因素明显增多,各种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日益频繁,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更为尖锐复杂。国内社会思想多元、多样、多变特征更加明显,人们思想活动的独立性、选择性、多变性、差异性日趋增强。受此影响,不同阶层、不同民族、不同区域、不同收入群体、不同性别、不同年龄、不同政治面貌、不同文化背景、不同职业的社会群体思想实际变化也十分剧烈,差异也十分明显。马克思主义如何解释快速变化的世界和快速变革的中国,如何加强对不同群体民众进行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针对性,这也是一个难题。
    四是社会价值观的多样化,导致信仰的多样化。改革开放以前,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居于指导地位,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价值观居于绝对的统治地位。人们经受了马克思主义的教育,经过了共产主义价值观的“洗礼”。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国内经济成分和生活方式的多样化,国际文化交流的日益频繁,我国的价值观结构发生转变,由原来单一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价值观,转向以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价值观为主导的、其他价值观体系并存的复合结构。而每种价值体系都有自己特殊的信仰,都可能对人们的信仰及其选择产生影响,如随着国际文化交流和大众传媒的发展,资本主义价值观渗透到人们的精神生活中。此外,中国传统价值观念也在信仰领域争夺受众。几千年积淀下来的传统价值观念在中国社会生活中虽历经冲击,但其影响却根深蒂固。推行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我们不仅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同时也受到传统文化的冲击。
    五是学风文风会风不正对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带来不利影响。现在的一些研究和论文,越来越经院化、小众化和边缘化。具体表现为:“问题越来越高雅,视域越来越狭窄,字眼越来越生僻,概念越来越抽象,语言越来越晦涩,文章越来越难懂”。有的文章咬文嚼字,有的随意生造概念使人不知所云,有的文章写得越来越看不懂。“不好好说话”这种现象已严重阻碍着马克思主义大众化。1978年,邓小平曾批评过“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学术界存在的一些学风文风问题。他说:“这些年把一些人养成懒汉,写文章是前边摘语录,后边写口号,中间说点事。”[4](P387)还有的人写出来的文艺作品,“干巴巴的读不下去,写作水平不行,思想艺术水平谈不上,看了开头就知道结尾。”[4](P360)这些问题今天仍然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今天,在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过程中,许多人不断重复引用著作、报告和文件上的原话,结果造成内容重复,枯燥无味,严重影响了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实效。
    此外,在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过程中,我们还面临着内容重复、形式单一、方法陈旧、语言枯燥等问题。
 
三、改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方式方法
    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是一项需要持之以恒的工作,除了提高我们的思想认识之外,不断加强对马克思主义的政治信仰之外,还应解决好以下几方面的问题。
    第一,整体推进,防止单一化。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是一个整体,而大力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也是一个整体。我们要在整体上考虑和把握,整体上推进和实施。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前提,反映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具体化、民族化。没有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就只能成为书斋里的学问,无法指导中国实际。马克思主义时代化是灵魂,反映马克思主义随着中国和世界的发展变化与时俱进的历程。没有马克思主义时代化,马克思主义就没有生命力,马克思主义的活力就会枯竭。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是目的,反映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武装群众、改造世界、改变人民命运的程度。没有马克思主义的大众化,马克思主义就会脱离群众。但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既各有侧重,又相互促进,是相互联系的不可分割的整体,我们要从整体上大力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
    第二,加强学术研究,防止低水平化。马克思主义的学术性与大众化之间似乎成为一个复杂的议题。学术研究是宣传普及的基础,它为后者提供所需要的思想内容和思想材料。理论只有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不断出现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作出科学的研究和令人信服的回答,才能科学化,理论只有科学化才能大众化。所以,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并不是要以削弱马克思主义的学理化研究为条件和代价。把深奥的理论通俗化,把通俗的东西学理化,是理论工作的相辅相成的两个方面。因此,在强调大众化的同时,我们不能一味无端批评马克思主义的学术研究者,削弱马克思主义的学理化研究。事实上,我们当前真正缺少的是能够沉下心来从事马克思主义学术研究的人,真正缺少的是能够解决理论与现实反差的理论成果。因此,在推动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过程中,要加强马克思主义学术研究,促进学术研究与宣传教育的有机结合。
    第三,贴近实际,防止教条化。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是宣传思想工作的重要原则,也是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基本遵循。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归根到底是要“说服”大众,让人民群众发至内心地理解和接受马克思主义,而“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5](P9)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只有解决群众的实际问题,才能让群众感受到马克思主义的实际价值,从而认可并接受马
克思主义,才能在群众当中普及马克思主义。当前,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深入阐释和回答现实提出的重大课题,如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等等。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还要关心群众的利益诉求,着眼于对实际问题的解决,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来解读党的方针政策,回答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和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例如收入分配、社会保障、教育公平、劳动就业、环境保护等热点难点问题,让人民群众在现实生活中感受到马克思主义的魅力,真正享受到改革开放的成果,才能有力地推动马克思主义大众化。
    第四,创新形式,防止简单化。提高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实效,还必须不断改进大众化的方式与方法。推进大众化,不能靠强制,不能仅靠灌输,也不能表面化令人反感。要善于利用高科技手段,采取灵活多样的教育形式,进行全方位、多角度、深层次全面教育。在信息化高度发达的今天,必须不断拓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渠道。除了充分运用广播、电视、报纸这些媒体以及幻灯、影视、展览等手段外,更要充分运用互联网。可以尝试建立有特色、有吸引力、免费开放的红色网站,开设党政领导、专家学者网页,宣传改革成就,探讨实际问题,寓教于乐,潜移默化,使广大网民自觉坚定社会主义理想信念,信仰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
    第五,完善机制,防止运动化。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是潜移默化的工作,必须有长效机制作保证。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不是短期行为,更不能急功近利,而是一个长期的、潜移默化的过程。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的一系列新的范畴、观点、原理,不是一般群众都能理解和掌握的,学习理论不可能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它需要搭建不同的平台,利用不同的载体,采取不同的手段和形式,营造良好的学习氛围;需要广大理论工作者“沉下去”,经常深入基层,对马克思主义理论作出浅显易懂的阐释,澄清人们的思想困惑。但是,决不能搞形式主义的群众运动,不能靠突击学习搞一阵风来,而要建立长效机制,以有力措施作保证,明确责任和工作职责。我们只有坚持不懈,持之以恒,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才能获得实绩、收到实效。
    第六,培育队伍,防止人员老化。打造一支出类拔萃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宣传、普及的理论队伍是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必不可少的条件,也是我国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宝贵的历史经验。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社会科学研究机构和队伍迅速发展壮大,形成了社会科学院系统、高校系统、党政部门系统、党校系统和军队系统组成的多路社会科学研究、传播大军。但从目前的情形看,如何适应新的形势形成一个老、中、青组成的合理结构队伍,仍然是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迫切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近几年来,虽然我们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一级
学科的博士生培养点与学生数量均在增加,但从每年的毕业论文和毕业生去向看,真正乐于做马克思主义研究和从事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工作的人非常之少。因此,当前,我们要加大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人才培养的力度,要着力培养一批具有较好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又同人民大众保持着密切联系,乐于从事马克思主义宣传普及的人才队伍。
 
参考文献:
[1]毛泽东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2]邓小平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3]毛泽东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4]邓小平年谱(一九七五——一九九七),(上)[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
[5]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摘自:《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1年第5期
作者:秦宣,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发布时间:2011-10-23】  【访问计数:1665】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清华大学高校德育研究中心  技术支持:清华大学信息化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