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基地简介    机构人员    科学研究    理论前沿    学术论坛    人才培养    资料中心  

当前位置: - 理论前沿 - 学科建设
构建新形态的《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

 
 
    摘要:“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是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的核心课程。新的社会历史条件,提出了构建新形态的《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的新要求。新形态的《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应当以马克思主义及其在当代中国发展的新成果为理论指导,以当代中国思想政治教育的创新发展为实践依据,以对思想政治教育本体论、价值论、方法论的深入探索为逻辑主线,以对思想政治教育形态与本质、目标与价值、运行机制与过程、管理与创新等基本理论问题的准确阐述为主要内容,尤其应当以宏观视野、原理定位、时代特色、中国属性、教学逻辑、创新思维的有机统一为贯穿教材编撰全过程的基本原则。
    关键词: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新形态;方法论
 
    “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是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的核心课程。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在高等学校正式创设以来,学界同行在这一学术领域辛勤耕耘,至今已经撰写出版数十部该主题的教材。这些教材的编撰出版,为思想政治教育的专业人才培养、学术研究和学科建设的发展,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但是,正如每一原理都有它产生的时代一样,每一个时代,也都需要属于这个时代的原理。当今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的环境、对象、条件已经发生了并且仍然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变化;思想政治教育的实践发展已经积累了极其丰厚的经验,也形成了不可忽略的教训;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发展已经取得了极其丰硕的成果,也面临着一系列崭新的课题。在这一理论和实践背景下,以马克思主义及其在当代中国发展的新成果为指导,以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和实践的崭新发展为起点,编撰富有中国特色、时代气息的《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无论对于思想政治教育的学科建设、理论创新,还是对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人才的培养,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编撰新形态的《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我们应当以马克思主义及其在当代中国发展的新成果为理论指导,以当代中国思想政治教育的创新发展为实践依据,以对思想政治教育本体论、价值论、方法论的深入探索为逻辑主线,以对思想政治教育形态与本质、目标与价值、运行机制与过程、管理与创新等基本理论问题的准确阐述为主要内容,尤其应当坚持宏观视野、原理定位、时代特色、中国属性、教学逻辑、创新思维的有机统一,并将之作为贯穿教材编撰全过程的基本原则。
 
一、坚持“宏观视野”
 
    在怎样的视野中看待思想政治教育,直接关系到我们围绕思想政治教育这个研究对象进行怎样的学理建构。目前已有的《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多是在微观的视野中观察、思考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与实践,聚焦于探索人的思想政治素质发展变化及其教育引导的规律,并以此为轴心展开对思想政治教育本质、意义、要素、过程、规律、环境等问题的理论探索。然而,思想政治教育是一种特殊的教育实践活动,同时也是党的建设的重要任务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领域,是人类政治实践的重要方面和重要形式。与思想政治教育形态和意义的这种多层次存在相一致,我们只有在将思想政治教育作为特殊的教育实践活动予以认识和探索的同时,将其放入党和国家建设的大局中,并作为党的建设的重要任务与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领域予以认识和探索,作为人类政治实践的重要方面和重要形式予以认识和探索,才能揭示其间的丰富内涵和客观规律。这就需要我们具有更加宏观的研究视野,在《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教材的编撰中,努力坚持宏观视野,从作为人类政治实践的重要方面、作为党和国家的宏伟事业、作为教育实践的特殊形态等不同层面与角度观察、思考思想政治教育,努力对思想政治教育本体论所涉基本问题进行创新性的探索,并在此基础上,在关注人的思想政治素质发展变化及其教育引导的同时,关注社会意识形态的发展变化及主流意识形态的建构与巩固,从而以对思想政治教育的新的观照视野,奠定对思想政治教育原理进行整体性、全息性探索的前提。
 
二、扣准“原理定位”
 
    原理,即基本理论。《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教材应当紧扣“原理性”,定位于对思想政治教育原理的逻辑呈现。概括而言,这种“原理定位”体现在:其一,它是对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抽象,而非对思想政治教育的现象描述。当然,这一定位并不表明《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是脱离现实的纯粹的概念演绎、逻辑推演,而恰恰相反,《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所进行的理论抽象,是以对思想政治教育现象的深入研究为基础而得以实现的。其二,它是对思想政治教育诸理论问题中具有基础性、根本性意义的理论内容的逻辑呈现,而非对思想政治教育学理论问题的全面探索。这一定位,既规定着《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在思想政治教育学整个知识体系、教材体系中的基础性、核心性地位,又标明着《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与思想政治教育学的其他教材类别、知识领域、分支学问的区别与联系。目前有些《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教材,或停留在对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实践、历史诸方面事实与材料简单罗列的层面,未进入理论抽象的层面;或力图详尽地展现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的方方面面,努力成为关于思想政治教育的“百科全书”,未抓住应当重着笔墨的“原理”;或将思想政治教育学的理论基础与基本理论、思想政治教育的历史进程、实际运行等问题汇于一炉,使之实质上成为马克思主义思想政治教育基本理论、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思想政治教育史、思想政治教育方法论等不同研究领域或教材内容的汇编或概述,而未能分清思想政治教育原理与原理的运用,未能精确处理《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与相关教材相互联系相互区别的关系。因此,在新编撰的《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教材中,应当力避上述种种现象,努力在“原理”的层面上进行教材的编撰,重点展现思想政治教育本体论、价值论、方法论诸层面的理论问题。
 
三、彰显“时代特色”
 
    任何一种原理,都只有紧密地贴合它所处的时代,聚焦时代的课题,汇集时代的成就,反映时代的呼声,才能有效地确立其科学性。对思想政治教育原理的探索与揭示同样如此。在《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的编撰中,应当充分反映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理论新成果及其对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建设的指导意义,充分吸纳中外理论界的相关理论成果,充分总结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发展的鲜活经验,同时充分认识新的社会历史条件下思想政治教育发展的现实需要以及思想政治教育专门人才的素质要求。这四个方面,是决定我们编撰的教材能否彰显时代特色的重要因素。而要同时关注到这些重要因素,从而使得我们所编撰的教材具有浓郁的时代气息,前提条件在于理论与实践的统一,在于以新理论观察新实践,以新实践滋养新理论。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过程中,毛泽东曾经批评该教材“不是高屋建瓴,势如破竹,没有说服力,没有吸引力,读起来没有兴趣”,究其原因在于“这本书说的是书生的话,不是革命家的话。他们做实际工作的人没有概括能力,不善于运用概念,逻辑这一套东西;而做理论工作的人又没有实际经验,不懂得经常实践。两种人,两方面——理论和实践没有结合起来”①。毛泽东的这些评论,对于包括《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在内的许多教材的编撰都具有极其重要的启示意义。在《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新教材的编撰过程中,我们尤其应当在理论与实践相统一的基础上,基于新实践、讲透新理论,使教材能够彰显鲜明时代特色。
 
四、突出“中国属性”
 
    思想政治教育是自从人类进入阶级社会以后便形成的一种政治实践活动,尽管不同时代、不同国度,这种政治实践活动的称谓不同,性质不一,但这并不否定这种政治实践活动存在的普遍性。然而,作为一种政治实践活动,思想政治教育无疑具有极强的政治性,换言之,政治性是思想政治教育的根本属性之一。以这种政治实践活动为研究对象而形成的思想政治教育学,自然也具有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思想政治教育及思想政治教育学的这种实践特性和理论特性,要求我们在编撰教材的过程中牢固确立并始终坚持正确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此外,在近些年来本领域的学术研究和教材编写过程中,人们跳出了“思想政治教育唯我独有”的自我束缚,努力拓宽眼界,大胆吸收借鉴,形成了丰富的研究成果,但也客观存在理论的盲目引植、方法的纯技术化借鉴等问题。在这一背景下,强调教材编撰的立场、观点、方法问题更显重要。我们强调教材的编撰要突出“中国属性”,意即在此,其主要内涵是:《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教材的编写要在看到思想政治教育的普遍性的同时,张扬中国特色;要在不断增强理论探索的世界眼光的同时,聚焦中国经验;要在尊重思想政治教育历史成果的同时,关注中国现实;要在阐述思想政治教育基本理论的同时,强化中国信念,从而使其成为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学科教材。
 
五、遵循“教学逻辑”
 
    教材与学术专著不同,它是教之所依、学之所本,必须遵循教与学的逻辑。这是教材的特性所要求的。教与学的逻辑,集中体现为教学过程中学生认识、理解、研究、接受理论知识的规律。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过程中,毛泽东在批评了该书理论与实践方面不相衔接的问题之外,还批评过该书“写法”上的另一问题,即“总是从概念入手”。毛泽东指出:“这本书的另一个缺点,是先下定义,不讲道理。……研究问题,要从人们看得见、摸得到的现象出发,来研究隐藏在现象后面的本质,从而揭露客观事物的本质的矛盾。……教科书对问题不是从分析入手,总是从规律、原则、定义出发,这是马克思主义从来反对的方法。原理、原则是结果,这是要进行分析,经过研究才能得出来的。人的认识总是先接触现象,通过现象找出原理、原则来。而教科书与此相反,它所用的方法,不是分析法,而是演绎法。……教科书对每个问题总是先下定义,然后把这个定义作为大前提,来进行演绎,证明他们所要说的道理。他们不懂得,大前提也应当是研究的结果,必须经过具体分析,才能够证明是正确的。”②毛泽东所批评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存在的这些问题,便是教材的编写不遵循读者认识、理解、研究、接受理论知识的规律的问题。这些问题,在目前的《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教材中仍然大量存在。新教材的编撰,应当不仅力求准确地揭示思想政治教育的基本理论问题,而且应当加强对学生理论认知过程与规律的研究,加强对思想理论教育基本理论问题阐述与展现方式方法的研究,努力遵循教与学的逻辑,做到理论概括的准确性、理论呈现的科学性与理论接受的规律性等之间的有机统一。
 
六、贯穿“创新思维”
 
    要在《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的编撰中真正体现宏观视野、原理定位、时代特色、中国属性、教学逻辑,须有创新思维贯穿于教材编撰工作的始终。做到这一点,应当把握:其一,厘清学术(教材)史。教材的编撰要充分吸收本学科领域目前已有的理论成果,包括已经出版的各类《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教材及本学科相关教材的成果,认真地进行尽可能详尽的学术史与教材史梳理,分辨莨莠,择善而从,将新教材的编撰奠定在目前已有丰厚理论成果的基础上。这是新教材的编撰贯穿创新思维的前提。其二,多学科借鉴。思想政治教育的高度复杂性,决定了我们对其的理论探索必须充分吸收、借鉴多学科的理论成果。近些年来,学术界关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研究、关于人学的研究、关于社会思潮的研究、关于伦理学、教育学、心理学的研究等,也都取得了丰富的研究成果。新教材的编撰要充分地吸收借鉴,从而努力推动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研究与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创新发展同步。其三,把握新实践。教材的编撰要努力从思想政治教育实践的生动发展中获得理论创新的动力、营养和感悟。为此,编撰者要积极进行与思想政治教育实际工作者的对话、交流,增强对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发展状况的把握和体验,努力使思想政治教育的鲜活经验成为探索、概括、阐述思想政治教育基本理论的实践基础。其四,尊重共识而又勇于突破陈说。要在努力将已经比较成熟、基本形成共识的理论成果充分反映到教材中来的同时,勇于突破成式旧说,尤其是要跳出多年来形成的以教育学原理、德育学原理等理论框架为底本编撰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的旧有套路,将新教材的编撰奠定在思想政治教育自身逻辑之上。
    上述六个方面有机统一,共同构成了新形态的《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编撰中应当坚持的基本原则。其中,“宏观视野”努力回答的是我们应当以怎样的眼界观察思想政治教育以及什么是思想政治教育的问题,力图准确确立教材编撰的逻辑起点和实践起点;“原理定位”努力回答的是什么是思想政治教育原理、什么是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的问题,力图明确教材内容的基本定位与理论范围;“时代特色”努力回答的是我们应在怎样的时代条件下揭示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的问题,力图增强教材的时代气息,推动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的与时俱进;“中国属性”努力回答的是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探索的基本立场和价值取向问题,力图彰显教材对当代中国思想政治教育创新与发展的积极意义;“教学逻辑”努力回答的是思想政治教育学原理的叙述方法问题,力图使教材有利于确立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模式;“创新思维”努力回答的是新编撰的教材如何在继承的基础上超越已有研究成果和教材的问题,力图使教材充分体现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的新发展、反映改革开放以来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发展的新经验和理论探索的新成果。
 
 
注释:
①②《毛泽东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39-140页。
 
  (作者:沈壮海 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摘自:《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2010年
 
【发布时间:2010-10-28】  【访问计数:1914】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清华大学高校德育研究中心  技术支持:清华大学信息化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