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基地简介    机构人员    科学研究    理论前沿    学术论坛    人才培养    资料中心  

当前位置: - 理论前沿 - 学科建设
对思想政治教育的客体及客体性的再认识

 

  摘要:随着人们主体意识的日益增强,现代思想政治教育迎来了主体研究的热潮,但与此同时,人们对思想政治教育的客体的关注却不够。然而,科学地认识思想政治教育的客体及客体性,对于完善思想政治教育主体间性理论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对提高思想政治教育的有效性也具有很强的实践意义。

  关键词:客体;客体性;思想政治教育

  近年来,随着经济全球化不断加深和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日益完善,人们的主体意识不断增强,这使传统思想政治教育的“主—客体对象化”的教育模式日薄西山,给主体性思想政治教育研究带来了发展机遇。尤其是党中央的以“以人为本”为核心的科学发展观的提出,极大地促进了学者们对思想政治教育主体论的研究的热潮,但学者们对思想政治教育的客体及客体性的研究却关注不够。笔者认为,应该重视对思想政治教育的客体及客体性的研究,将其与对思想政治教育主体论的研究放到同等重要的位置。

  一、思想政治教育的客体的内涵

    1.客体的含义

    关于客体的界定,我们可以查阅《现代汉语词典》和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表达。其一,《现代汉语词典》(2000年修订本)[1]对客体作如下解释:哲学上指主体以外的客观事物,是主体认识和实践的对象;法律上指主体的权利与义务所指向的对象,包括物品、行为等。其二,马克思主义哲学对客体作如下表述:主体是人,客体是自然界[2];客体是指人们实践活动和认识活动所指向的对象;主体实践的对象就是客体。据此,我们可以对客体的内涵总结如下:1)物质性。客体在哲学和法律意义上都具有非人(自然人或者组织)的概念,它既包括自然界的实物,又包括抽象性的客观存在物。2)对象性。客体在哲学和法律意义上都具有对象性的特点。即在哲学上,客体为实践活动指向的对象;在法律上,客体为权利与义务指向的对象。3)矛盾性。在哲学认识论上,客体是与主体相对应的异向概念,主体与客体是构成认识过程的一对基本矛盾。

    2.思想政治教育的客体的含义

    什么是思想政治教育的客体?学者们对这一问题的回答,可说是莫衷一是。笔者试着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客体论及客体的本质属性来确定思想政治教育客体的内涵并对各种学说进行评论。“主体间性说”认为,主体间性思想政治教育就其本质意义上讲,体现了两种关系的统一:一种关系是教育者与受教育者都作为思想政治教育的主体,二者构成了“主体—主体”的关系;另一种关系是教育者与受教育者二者都是思想政治教育的主体,是复数的主体,他们把教育资料作为共同的客体,与教育资料构成“主体—客体”的关系。该说为时下的主流观点,它跳出了以往对思想政治教育主体的认识的窠臼,具有很大的进步性、科学性和时代性,它是马克思主义交往实践观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的新阐释,在思想政治教育中切实践行了“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代表了现代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发展的方向。然而,任何一种新兴理论,都有其可待完善的地方。在对思想政治教育的客体的认定上就有值得商榷的地方。该说将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分为两种关系。在“主体—主体”的关系中,没有指出思想政治教育的客体;在“主体—客体”的关系中,把客体认定为教育资料,这是不正确的。依前文所述,客体和主体构成认识过程中的一对基本矛盾,客体是主体的认识和实践的对象,显然教育资料不是思想政治教育实践活动的(基本)矛盾,也不是思想政治教育主体认识、实践的对象,即教育资料不具有客体的矛盾性、对象性的特征。顺便提及,还有学者将两种关系的客体分别认定为有形客体(教育资料)和无形客体(交往活动)。教育资料不是客体不再赘述,说交往活动是客体也不符合思维逻辑。因为交往活动本身是思想政治教育活动,而客体是实践活动指向的对象,这就出现了自身是自身对象的错误。并且该说把客体分为两种不同的客体是错误的,因为主体与客体都是恒一的。

    综观学者们对思想政治教育的客体的认定,大多观点认为是人,有部分学者认为是教育资料或者是教育内容,这些认定都不符合客体的本质的规定性。教育资料或内容应属于介体的范畴。笔者认为,思想政治教育的客体应该是主体的思想(主要是受教育者)认识水平。它既符合客体的内在属性,也符合思想政治教育活动的本质。思想政治教育是指“一定的阶级、政党、社会群体用一定的思想观念、政治观点、道德规范,对其成员施加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的影响,使他们形成符合一定社会、一定阶级所需要的思想品德的社会实践活动。”[3]简言而之,思想政治教育是提高人的思想认识水平的实践活动。它要解决的主要矛盾也就是社会现时代的人们应该具有的思想认识水平与人们实际思想认识水平的矛盾。思想认识水平是主体参与思想政治教育所要认识和实践的对象,是在主体(人)之外的抽象存在物。可见,思想政治教育主体的思想认识水平完全符合客体的物质性、对象性和矛盾性的规定。对于思想政治教育的主体、客体的认识,应采用“主体间性说”,但客体应统一界定为主体的思想认识水平,不论在“主体—主体”关系中还是“主体—客体”关系中,这样,该学说才具有完整性、科学性和合理性。

  二、思想政治教育的客体性

    1.思想政治教育客体的客体性

    客体性概念是一个哲学范畴,是指客体在主体的对象性活动中所表现出来的特性。而思想政治教育的客体性是指在思想政治教育过程中,紧紧把握时代发展要求人们应具有的思想道德水平,遵循人们的思想认识水平的发展规律,树立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思想,以人的需要为出发点,以人的发展和完善为目的,调动和激发人的能动性、创造性和自主性,在人的主体性充分发挥过程中客体表现出来的客观性、对象性和制约性。具体表现为:

    (1)主体思想认识水平有自身产生发展变化的规律,并非主体臆造出来的。著名学者皮亚杰以儿童的心智发展为基础,进而研究人类的认识的发生和变化,创立了发生认识论。他认为,人认识过程经历两个心理过程:适应(原有的图式适应客体,认识图式不发生变化)和顺应(原有的图式不能适应客体时,通过调整原来的图式建立新的图式,使认识图式发生变化的过程)。这一理论要求教育者在思想政治教育过程中,要不断更新教育内容,做到与时俱进(即教育者不断从事“顺应”的工作),力求所授内容和现实的世间万物及其发展变化相一致,从而增强受教育者在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实践中的“适应”性。

    (2)主体思想认识水平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植根于现实社会中之中的。对于具体的思想政治教育中受教育主体而言,他们的认识既非一张空白纸,可以随便让教育者在其上进行任意书写,也不是先天圆满的存在,这种先验自足的主体性根本不需要思想政治教育。故当我们进行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时,要根据受教育者的生活的背景,开展方式多样的具有针对性的个性化教育。同样,思想政治教育只是一种主体的解决思想问题的方式,并非是医治百病的灵丹妙药,试图以思想政治教育来解决当今社会中存在的一切思想问题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能实现的。现实生活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治根之法。因此,我们在开展工作时,要正视思想政治教育的功能。

    (3)主体的思想认识水平制约着主体自由。由于主体思想认识存在缺陷,正如马克思所说的那样,“人们每次都不能在他们那关于人的理想所决定和所容许的范围之内、而是在先有生产力所决定和所容许的范围内取得自由”[4],所以,主体的自由只能是立足于由社会现实决定的思想认识现有水平上。教育者在学识、社会经验方面占有优势,理应成为整个思想政治教育的组织者,这仍然是教育者义不容辞的职责。否则,受教育者残缺的自我意识只能将主体自由付之一炬。

    2.思想政治教育主体的客体性

    关于思想政治教育主体的客体性,有学者提出不同观点,认为主体不具有客体性。他解释道:一方面,主体性是主体的根本属性,客体性是客体的根本属性,在主客体关系中,只有主体才具备与之相对应主体性,只有客体才具备客体性,在认识论范围内所谓的“客体的主体性”和“主体的客体性”都是不存在的。另一方面,马克思主义所界定的“人的主体性”并不是说任何人都具有主体性,而是有着明确的前提限制的,即人首先必须成为“认识和改造世界的主体”,简而言之,主体必然是人,而人不一定是主体[5]。笔者认为,思想政治教育主体的主体性是它的根本属性,这点毋庸置疑,但这不能就排斥它具有主体的客体性,根本属性并非是主体的全部属性或者唯一属性。马克思主义哲学认识论认为,主体和客体可以相互转换,表现为主体客体化和客体主体化的双向运动。同样,思想政治教育主体在和客体的相互作用下,获得客体的特性,是主体的物化。因而,思想政治教育的主体客体化是指主体在思想政治教育实践中,通过与客体的相互作用,使自己获的本质力量具有了对象性、制约性等特征,成为了“客体”。具体表现为:

    (1)教育者是一种角色主体,为社会审视,为自我审视。教育者承担着通过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引导和促使受教育者形成符合一定社会、阶级所要求的思想品德的这一社会角色。教育者的行为为社会规范审视,必须遵守思想政治教育规范,所教授的内容必须反映作为社会主流的国家意志。教育者的工作也要受到受教育者审视,即教育者是否具有知识和素质优势,是否平等待人,是否言行一致等。为了成功承担起这一社会角色,教育者会在日常工作中不断提高自身的自审力、自检力和反省力。这样,教育者在社会、受教育者和自身的审视下,就具有了客体的属性,发生了主体客体化的转化。因此,在思想政治教育过程中,教育者应该在思想政治教育的规范下,不断提高自身素质,首先实现自己的主体自由,然后再引导、促进受教育者的自由的最大程度的实现。

    (2)受教育者思想品德的形成与培养是思想政治教育活动的本质所在,具有显性的客体性。思想政治教育主要是提升和培养受教育者的主体性的实践活动,最终目的就是实现人的全面自由发展。受教育者是教育者获取信息、实现认识和检验、发展认识的的直接对象,是在教育者教授的内容限定下发挥能动性去汲取知识,实现内化与外化的对象。受教育者具有很强的对象性的客体性,教育者在实施教育活动时,要立足受教育者的现实,以受教育者为本,与受教育者形成互动,去读懂受教育者,从而实现针对性强的个性化教育,提高思想政治教育的有效性。

 
参考文献:
[1]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典[K].北京:商务印书馆,2000:717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95-97
[3]张耀灿,郑永廷等.思想政治教育学[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6
[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286
[5]刘绍勤.再论教学过程中主体客体之关系及其启示[J]·当代教育论坛,2004(3)
[6]杨国荣.主体间关系论纲[J].学术月刊,1995(1)
[7]蓝江,方萍.社会化主体性[J].理论探讨,2006(6)
[8]皮亚杰.心理发生与科学史[M]姜志辉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
[9]王晓东.哲学视阈中的主体间性问题论析[J].天津社会科学,2001(5)
[10]卡尔·雅斯贝尔斯.什么是教育[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1
 
    作者单位:杨永明,长安大学人文学院
    摘自:《教育探索》2010年第3期
 
【发布时间:2010-06-16】  【访问计数:2308】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清华大学高校德育研究中心  技术支持:清华大学信息化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