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基地简介    机构人员    科学研究    理论前沿    学术论坛    人才培养    资料中心  

当前位置: - 理论前沿 - 学科建设
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研究与建设的学术方向

 
 
     [摘要]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研究与建设的学术方向应当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客观要求相一致,在此前提下建设既有别于革命战争时期又有别于新中国成立后的计划经济年代、更不同于当代资本主义的思想政治文明,又与它们存有某种逻辑联系的思想政治教育理论体系。这需要作多方面的努力。
 
    [关键词]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研究与建设;社会意识形态;学术方向
 

    思想政治教育研究与建设大体上可以划分为三个相互依存、相得益彰的方面,即思想政治教育理论、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和思想政治教育领导管理体制。三者之中,理论研究与建设具有统摄性,既是基础工程又是“上层建筑”,在根本上制约和影响着思想政治教育研究与建设的整体水平和质量,因此厘清其学术方向是至关重要的,而要如此就必须坚持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论原理。

    马克思在分析社会结构时指出:“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层建筑竖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会意识形式与之相适应的现实基础。”[1]32马克思在这里所说的“社会意识形式”,是“反映社会存在的比较自觉的、定型化的意识”,[2]753而“从对经济基础的不同关系可分为:社会意识形态和非意识形态的其他社会意识形式。社会意识形态是对一定社会经济基础和政治制度的自觉反映,包括政治思想、道德、文学艺术、宗教、哲学和社会科学等。”[2]769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无疑属于社会意识形态范畴。在历史唯物主义视野里,当代中国的思想政治教育理论作为一种建构性的特殊的社会意识形态,其研究与建设的学术方向应当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客观要求保持一致性。

    新时期新阶段,我们党适时提出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纲领和战略任务,即一方面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走社会主义道路,另一方面要从中国的实际出发,走自己的发展道路。实施这个伟大的纲领和战略任务,无疑需要培养和造就一大批合格的建设者和可靠的接班人,他们必须具备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客观要求的政治素质和思想道德素质同时,需要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的思想政治教育营造适宜的社会舆论,维护应有的社会秩序。这就在根本上决定了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研究与建设在发展方向上必须要反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客观要求,以此说明、支撑和引领思想政治教育各个方面的实践活动。

    多年来,为适应这种历史性变化和发展的要求,一些有识之士勇于担当历史使命,潜心于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研究和创新,以不断推出新成果的形式开拓着这一新型事业,他们个人也在其间成为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研究与建设方面的著名学者,实现着他们的人生价值。但是,必须同时看到也一直存在着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客观要求不大协调以至相背离的不良倾向,其突出表现就是淡化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属性,缺乏中国特色和中国气派。如:有的研究者极力推崇美国学者托马斯·库恩(Thomas·Kuhn)的“范式”(paradigm)理论,认为中国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与实践都存在“范式”问题,主张思想政治教育及其理论研究要实行“范式转换”,试图可以“与国际接轨”的“一般原理”;有的研究者认为“传统思想政治教育”存在“与生活剥离的问题”,理论研究的任务就是要让思想政治教育“向生活世界回归”;一些研究者痴迷于一般心理学的分析理论,将思想政治教育本应需要运用政治学、法理学和伦理学的理论加以研究和说明的问题,纳入心理学的分析视野,追逐“泛心理学”的学术样式,而其所采用的心理学方法又多是照搬西方心理学的方法。如此等等,表现出的“淡出政治”和“去意识形态”化倾向十分明显。诚然,我国新时期新阶段的思想政治教育需要拓展视野、调整思路,需要关注受教育者的“生活”实际,需要运用心理学的分析理论等,但绝对不可以此取而代之,其理论特别是关于“原理”的理论研究必须明确和端正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客观要求相一致的学术方向。

    为此,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研究与建设,要立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客观要求,坚持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论原理进行与时俱进的创新。其理论研究和建设的成果要在能够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客观要求相一致的逻辑前提下,既有别于革命战争时期又有别于新中国成立后的计划经济年代的思想政治教育理论,更不同于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思想政治和道德文明,又与后三者建立某种逻辑联系。

    明确和端正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研究与建设的学术方向,事关思想政治教育理论作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有机组成部分的安全。一定社会的意识形态代表一定社会占统治(领导)地位的阶级的根本利益,不同阶级和社会制度之间的对立和斗争总是要通过意识形态的分歧和抗争表现出来,这种规律在人类社会进入后现代发展阶段以来尤其凸显,我们可以从布热津斯基的《大失败》、理查德·尼克松的《1999:不战而胜》等作品中大体看到这种世情。比如,尼克松认为,“如果我们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中失利,我们所有的武器、条约、贸易、外援和文化交流将毫无意义。”[3]我国新时期新阶段的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包括实践),形成于中国共产党领导无产阶级及受压迫受剥削的广大劳动人民群众追求翻身解放的革命战争时期,其理论的意识形态特征表现为强烈的阶级批判性作为“观念”的“普遍性的形式”,“从一开始就不是作为一个阶级,而是作为全社会的代表出现的”。[4]新中国成立后,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包括实践)由批判性的无产阶级意识形态合乎逻辑地转化为社会建构性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成为社会主义上层建筑的有机构成部分,作为“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精神力量”,[4]98体现的是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质属性和广大人民群众在政治思想和道德价值方面的集体意志。不言而喻,由于“物质关系”和“物质力量”的性质不同,[4]98两个不同时期的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包括实践)在意识形态属性方面势必会存在明显的差别,前者与无产阶级革命相适应,后者与社会主义建设相适应。但是,无产阶级及其政党的先进性及对社会发展规律的自觉认识和把握,决定了两者并不存在意识形态本质属性上的差别后者对于前者而言是继承和创新的关系,不是批判和变革的关系(这同与当代资本主义文明的意识形态相比较的判断话语是截然不同的)。这样的分析理路和方法同样适用新中国成立后的两个不同时期:计划经济年代与市场经济年代由于“物质关系”和“物质力量”的不同,思想政治教育理论(包括实践)也应有所不同甚至有重大区别,但两者作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有机组成部分其阶级和时代的属性不应当被理解为存在根本性的差异。不这样来认识和把握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识形态属性,我们的理论研究和建设的学术活动及其成果就会偏离社会主义方向,失去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研究和建设对于加强和改进思想政治教育实践的真实意义。

    在历史唯物主义视野里,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研究与建设要明确和端正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客观要求相一致的学术方向,首先就要认真贯彻党在新时期新阶段关于加强和改进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方针和政策,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指导下贯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基本精神,反映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研究和建设的当代中国化气派和风格。当代中国的思想政治教育理论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同属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思想理论和价值范畴,在同时代的建设和发展的方向上应当合乎逻辑地统一起来。不难理解,这种统一属于同一学术方向上的“横向逻辑”的建构过程。当然,这种“横向逻辑”体系内含的横向层面是有级差的,在同一方向的逻辑建构过程中不可等量齐观、相提并论。

    其次,要与中国优良的传统文化尤其是优良的中国传统伦理道德文化相融合,与中华民族的传统智慧和精神相贯通,具有中华民族的特色和特征。这是一个立足于中国国情实行历史与现实的“纵向逻辑”建构的问题。中华民族优良传统伦理道德文化中推崇国家理念和他人意识,注重仁”、“和”的价值处世之道和知荣知耻的自律精神中国革命传统伦理道德中的追求真理和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积极进取和勇于变革的创新精神、不畏艰险和顽强拼搏的奋斗精神、毫不利己和专门利人的奉献精神,作为一种优良的传统文化和传统精神两者有着内在的逻辑联系,应当实行合乎逻辑的历史性建构,使之成为今天研究和建设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的思想资源,通过创新式的承接发挥其当代价值。不过,需要注意地是,这样的承接和创新是一个由历史向现实、由革命向建设的转换过程,因此需要作出合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客观要求的创新性的当代解读。如对“仁者爱人”、“推己及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类中华民族优良传统道德,在今天就需要作出合乎社会主义公平正义的创新性解读。

    再次,要吸收当代资本主义思想政治和伦理道德文明中对我有益的因素,同时抵制其对我无益和有害的因素,展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情与当今世界的世情之间应有的逻辑关系。当代世界,争取和平、谋求合作和发展是主流,反映了中国人与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类的共同愿望。中国没有经过资本主义发展阶段直接进入社会主义,事实证明这种历史性的跨越在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的变革上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但也应当同时看到,资本主义文明毕竟代表人类社会文明史上的一个发展阶段,它相对于封建主义文明具有明显的优越性,而我们毕竟没有经过资本主义文明的发展阶段。政治思想意识和伦理道德观念的稳定性和滞后性特点,决定了我们建设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客观要求相一致的思想政治教育理论体系,必然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一方面必须看到经济制度及上层建筑的本质不同,决定了我们的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研究与建设必须在根本上与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相关文明形态划清界限。另一方面又必须看到,我们不可能与这两种文明形态彻底决裂。特别需要注意地是,在我们走自己的路——创建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客观要求相一致的思想政治教育理论体系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与当代资本主义文明形形色色的政治思想和价值观念相遇,发展的机遇和风险必然同在。这就要求从事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研究与建设的人们必须始终坚持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客观要求相一致的学术方向,对当代资本主义文明保持清醒的头脑,既要有开放的胸怀和眼光,培育机遇意识,又要有思辨的智慧和能力,具备风险意识。这样,才能借他山之石为我所用,真正做到洋为中用。

    综上所述,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研究与建设必须明确和端正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客观要求相一致的学术方向,立足于党情、国情和世情,理顺相关的逻辑关系。惟有如此,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研究和建设才能在前人开拓和创新的基础上不断向前推进,发挥其在整个思想政治教育研究与建设中的基础工程作用。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2]中国大百科全书(哲学卷)[M].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7.

[3]自万军.意识形态与国家利益关系研究综述[J].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07,(4).

[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作者单位:钱广荣,安徽师范大学政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摘自:《思想教育研究》2010年第3期

【发布时间:2010-05-02】  【访问计数:1920】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清华大学高校德育研究中心  技术支持:清华大学信息化技术中心